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1.htm
霍建起实录:作品的好坏根本不需要去解释(图)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22-06-18 13:04

  各位网友大家好,欢迎来到搜狐娱乐频道的百年光影会客厅,为了纪念中国电影百年华诞,搜狐开辟了百年会客厅,今年用一年的时间邀请中国最有影响的一百位电影人作客,通过谈话的方式梳理中国电影百年历史,探寻中国电影再次复兴的途径,这一百位电影人包括导演、电影评论家、制片人等等,今天作客的两位嘉宾是导演霍建起和演员李佳。二位跟网友大家打一下招呼。

  霍建起:我考研之前在北京郊区怀柔插队一年,高考开始出现,我喜欢画画,后来考美术。我看电影学院有美术专业,我看电影《五朵金花》里面两个美工到处跑,我觉得能游山玩水,当时并不是很明确。

  主持人:78年很多电影人上电影学院,78年后来成为文革之后那么有影响的一代导演。

  霍建起:不是说我没想到,我想所有人都没想到,经过十年每个人在电影这个领域都是靠一种热情,何群、韩钢等等很多同学。毕业之后做美术跟田壮壮《九月》和夏刚《大撒把》合作。

  霍建起:毕业就觉得我们这代同学哪个专业都有,一出来就能合作,比如田壮壮一出来就拍戏拍《九月》,我们跟着一起。有点忽然有一个人走入革命道路的感觉,然后进入这个领域。那个时候一毕业对电影艺术的追求特别执着。刚出学校门的孩子,受的教育都是世界先进的或者优秀的欧洲的很好的电影,一出来就有点追求,到藏区拍了这个电影,当时怀着真诚去的,也许不是很成熟,大家很有热情去做,进入到电影创作的行业里。

  李佳:我学完京剧之后实际上梦想很单纯,因为当时想如果在北京学了七年京剧回到我的家乡云南,当时我不甘心,我的内心真实想法是不甘心,我想继续留在北京。正好电影学院招人,从小我看电影,小时候认为电影是顺着拍出来的,在我小时候的梦想当中它特别得浪漫和特别得完美,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报考了电影学院,自己也喜欢做表演这方面,考学是96年。

  霍建起:95年。我毕业以后做了十年美术,十年做美术之后有一点体会,就想自己拍片子,拍了《赢家》。给自己第一次的机会,也没有想那么多,按自己的感觉拍的,还不错。成功不成功对你后面拍戏很重要,《赢家》很吉利的名字,拍自己喜欢的一个浪漫爱情故事。

  主持人:《赢家》用的是宁静和邵兵,《那山,那人,那狗》刘烨、陈好,包括后面的《暖》李佳,演员在你的片子当中都很放光。

  霍建起:一个演员的特质在选择上很重要,我前两天也说在演员搭配,比如邵兵、宁静、耿乐的组合,到李亚鹏、胡军,刘烨、陈好,赵薇和陆毅,袁泉和潘粤明,组合得还不错,演员搭配得不错是成功的一部分。

  霍建起:我拍了十部戏之后做美术之后,我拍的片子基本是她编的,我就开始做梦了,我要表现我的故事,表达我的意思,把我的意思表达在胶片上。经常为自己的想法兴奋睡不着觉,她劝我,你就干美术挺好的,你干这个干吗?我说不是非得做导演这个事,但是我要说我那个故事,不做导演怎么说。她忽然看到我有这样的心思之后,她也没说,过一段就说有一个故事,她听了一个报告,我根本没在意。我对体育不是那么投入,没太在意,结果有一段时间写了《赢家》这个剧本,这个剧本我一口气读下来,你第一次做导演你的剧本没有资格去找人家很好的剧作家协。我们俩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感应,就做了,拿这个剧本去找投资拍摄,后面就这么顺理成章。

  主持人:可能让更多人知道你的影片是《那人,那山,那狗》,那几年是中国电影状况不太好的时期,但是这部电影在日本获得很大的票房。我们的观众和市场相对浮躁一些,市场接受能力有一些小问题。

  霍建起:我拍这个片子完全是一种热情,有了这样一个选题之后我没想那么多,我因为爱这个东西,我要不做会后悔,我要今天不做可能一下子就流过去了,抓不回来。那时候我觉得有一个心理,一定要把它做出来。做出来也没想那么多,后来在日本发行,做得很好我觉得是发行环节做得好,宣传过程和整个营销做得很好。其实一个影片还是在于它的品质,我感觉日本的环境如果品质不好很快市场就不行了,不能光靠商业炒作。他们可能以自己的判断方式为第一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讲有些可能是很商业的电影包括一些国外的包括一些港台的,如果不好的话,十天半个月就下线了。片子好的话,口碑很好,口头相传大家都去看这个影片。我们观众也还是看了很喜欢,但是有时候需要营销过程,需要这样一个氛围,可能需要慢慢完善。

  霍建起:发行根本说不上,我们的电影拍出来发行没有什么渠道,没有进院线的机会,大家当时看这样的片子更是这样的影片能上院线吗,观众能爱看吗?

  主持人:最近大家对国产电影的关注高了很多,《那人,那山,那狗》如果在今年问世,可能观众会非常非常多。

  霍建起:我是在那一年大家根本不会关注这样电影的时候,可能它的意义很大,它是一个开始。这样的片子不是大家不愿意看的,经过几次一直在做这样影片的过程,积累到今天我觉得是需要一个过程。对于那个时候的出现,这个片子蛮有意义。

  主持人:中国电影有一个艺术电影传统,从早期的《神女》、《小城之春》到解放后的《早春二月》、《良家妇女》、《城南往事》。你怎么看中国电影的渊源和承继的关系?

  霍建起:把中国人的生活感情与中国人的表达方式,因为电影手段都一样,无非摄影机胶片这样一个拍摄过程,都是讲自己的故事。如果讲好就是好故事,《小城之春》拍得很简陋,但是细节很让人迷恋,包括《早春二月》、《木马人》、《城南旧事》就很好,《早春二月》的情调,我印象雨天两个主人公走在石板路上的情调非常好。我觉得这种东西其实把中国很传统的美放到你的电影当中。

本篇编辑:admin